喺Skout識咗條女點知又係詐騙,原來好多巴打中過招

31327

有巴打喺 LIHKG 開 PO 講玩交友App Skout 識到條女,之後約咗出嚟食飯,點知又係詐騙。有好多巴打留言話佢哋有遇到類似情況,仲討論緊係唔係間 Cafe 有份呃飯錢 ?!

見面情况係咁... 個女仔出到嚟個樣唔同晒,由著M碼衫變XL碼衫,但係約咗6點食飯,7點先出現,佢話老細遲放,都算,忍,但係佢明明話肚餓又一直話行多陣,唔食住。

胖虎妹妹 ?

過咗好耐佢終於肯食,佢話去佢朋友介紹嗰間 Cafe 度食,去到原來間嘢係太子啲舊式唐樓入面,叫「唐三樓Cafe」。門口出邊有個男人企咗係到,佢話冇人開門。嗰陣氣氛怪怪地,個男仔好似識條女,因為冇開門,我哋打算走,走嗰陣條女行先,個男仔叫住我:「小心啲。」

成件事變得更加奇怪,然後個女仔又帶返我去個商場行,行咗好耐都唔肯食嘢,過一陣又話個 friend 講間嘢依家開咗,然後又帶咗我返去嗰間「唐三樓Cafe」。

入到去 Cafe 點嘢食,佢明明話過佢第一次嚟,但佢已經好似好熟落咁,點啲menu冇嘅嘢食,然後愈點愈多。後來,啲嘢食終於嚟到,但係全部都係垃圾,無味又難食,埋單仲要800幾蚊。

(佢右上嗰兜係白汁xx意粉,然後右邊係黑松露xx意粉,但分別只係多咗幾粒黑色嘢,咁就食咗八百幾)

呢位醒目嘅巴打見到張單800幾蚊,佢就諗計點樣唔畀錢...  食完 Cafe 店員催埋單,巴打一直唔出聲,等條女出聲。條女就話自己得百幾蚊,咁巴打就呃佢自己身上只得兩百幾。條女聽到突然好驚,問點算好,搞咗一輪,巴打就提議不如留低佢個袋去襟錢,佢同意咗,Cafe又無問題,然後就大家一齊落街㩒錢。

落到去條女又話自己冇帶卡,叫巴打自己去 ok/7仔㩒,巴打就話自己冇EPS,用 ATM 咁好彩部機又咁啱out of service ... 條女就話上返去先。

上返去 Cafe ,條女又突然話可能夠錢,諗住劏得二百得二百,條女叫巴打畀錢佢先,之後佢去廁所時順便埋單 (p.s. 呢次係佢見面第3次話去廁所)。巴打覺得好奇怪死都唔肯畀二百蚊條女先,巴打要求條女係佢面前埋單,但條女唔肯,講唔過佢就話去廁所...

呢個時候,機會嚟,巴打即刻起身閃人,佢同 Cafe waiter 講:「佢話佢埋單,我走先」就咁開門走咗。

最後嗰位巴打表示:「靚女陪食飯,畀一千蚊都畀,但係豬西真係2蚊都唔想畀。」


原來唔止一個巴打中招

有其他巴打留言:「我上次$9xx, 食到半飽走咗。」、「我嗰次食咗1200,啲嘢食仲要難食過屎。」

又有另一位中過伏嘅巴打話相佢就冇影到,因為走都走唔切,電話就有個64274213,佢話 Skout 所有相都係呃人,出嚟條係豬西嚟

其他巴打又發現 Skout 啲相唔係 PS,條女偷人哋啲相放上 Skout,相中人真人係靚,唔係豬西嚟,希望大家睇完唔好怪錯好人。

Source:
https://lihkg.com/thread/851850


27/10/2018 更新 (懶人包):

26/10《蘋果日報》報導,《蘋果日報》早前派多名記者出動放蛇及追訪,發現呃人嗰個女仔一晚竟然可以約多達11個男人出嚟食飯,其中有2個拒絕,但仍有9個男人中伏去咗同一間「唐三樓Cafe」 請佢食飯。基本上嗰女仔無食就話屋企有事要走,最後改為外賣... 但記者發現佢去到始創商場就揼晒兩袋食物,然後又約會另一個男人。

就巴打唔畀錢就開門走呢個行為,律師警告「巴打們」唔好咁做,因為咁係觸犯《盜竊罪條例》中的「不付款而離去」罪,即是俗稱「食霸王餐」,最高刑罰係入獄3年

律師教路「巴打們」可以提出「AA制」或畀自己食嘅部份,就算餐廳唔認同,巴打們畀咗自己嗰份錢後,可留下聯絡方法,並向餐廳表明「如果唔滿意可以追討」,咁對方亦只能透過民事向巴打們追討餘款,唔會涉及刑事罪行。

 

一晚走11轉 少女交友App撩仔食飯每餐劏$800

《蘋果》接觸到其中一名受害人阿Ben,他早前在交友App「Hey!Mandi」認識一名少女,對方說失戀想搵人陪食飯,結果被帶上該Café,埋單800元,他形容:「啲嘢好難食,一食完飯,就再找不到她!之後我見佢不斷帶男人上去食飯!」據他觀察所見,參與「美人飯局」的少女至少有5人,他認為「美女」跟餐廳串通,手法儼如騙局,希望公開事件以免再有人中招。

記者日前到Café守候,發現其中一名年約20歲、身形略胖的少女行為相當可疑,由傍晚6時45分起不斷帶男子到該Café,每人僅逗留15至25分鐘便離開,其中有男伴在離開前仍關心道:「妳都冇乜食嘢,啲外賣妳攞返去食啦!」惟當男子遞上外賣後轉身離開,少女隨即將外賣丟進垃圾筒,然後不斷在始創中心商場游走及打電話,再會合下一位「飯腳男」。

直至凌晨12時Café打烊的短短5個多小時內,該少女竟約會了11名「飯腳男」,只得2人沒上當。而少女每次與「飯腳男」見面時都會交足戲,聲稱「朋友介紹附近有間西餐廳幾好食」,又會故意扮「唔識路」,又查地圖,當行到該唐樓一樓時,又裝作找不到稱:「咦?點解係髮型屋嘅,唔知間餐廳係咪喺樓上呢?」惟當抵達餐廳後,她甫坐下卻裝可愛熟練地玩弄枱上的倉鼠。

記者向多名上當的「飯腳男」查詢,發現他們的經歷相若,女方在餐廳主動點餐,食物都大同小異,包括意粉、豬手、沙律等,還會叫「Shots」一套9小杯收費就要268元,各人埋單由400至1000元不等,有人更因不夠錢,由少女陪伴往提款。不過最令這班「飯腳男」感到氣忿的是,少女真人與交友App的頭像判若兩人,而且大部份人只吃了兩啖就被逼離開。

當Café打烊後,記者趁少女放工上前訪問,惟她甫見記者即拔足而逃,跑至數十米外的太子港鐵站,與Café的另一名少女會合,二人跟記者就如捉迷藏般,不斷躲躲藏藏,又由月台站頭跑至站尾,惟少女一直拒絕回應事件,只拋下一句「識你老母呀」。之後她又跑上列車,繼續在車廂內跑來跑去,當被記者追及時,更發火兩次大力拍打攝影機,最終在荔景站下車狂奔逃去。

而一直在Café負責落單、埋單,儼如老闆娘的中年女子,放工後到廟街找朋友,並到快餐店宵夜,記者上前訪問,她說自己並非老闆,僅在Café打工一個月,說「我咩都唔知㗎」、「有糧出咪得囉」,又說不認識少女,更說當日是她最後一天返工。惟記者其後亦見到少女和該中年女子返回Café,其間有6、7名女子先後腳上去。其餘大部份時間,Café都烏燈黑火,似暫停營業,但中年女子則間中到Café打點,至晚上關門離開。